淫乱与战争_第1页_色大姐自拍综合_天天操天天摸天天碰影院_夜夜干夜夜播夜夜射

淫乱与战争

时间:2019-12-09


看着杜轩没有吃早餐而是拿起这本书,皇甫逸香顿时感到诧异万分:“你对这个感兴趣?”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男宠一般除了性能力强,相貌俊俏之外,不外乎都是一些只会吃喝玩乐,目光短浅、贪图享乐的小辈,哪有对战争学术这些东西感兴趣的?
看到皇甫逸香一脸惊讶地样子,杜轩却没有感觉出什么异常,反而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这很奇怪吗?”
“倒也不是,可这也……”皇甫逸香被杜轩一问,顿时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杜轩拿着书仔细翻阅两下,然后抬头看向皇甫逸香:“这里面有很多地方我不是太懂,你能稍微帮我讲一下吗?”
“你说什么?”皇甫逸香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个男宠竟然会要求主动学习?这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对此,杜轩依旧是那副不解的表情:“我想让你帮我讲一下?可以吗?”
好吧,看来这个男宠不一般,可能曾经是个知识分子,迫不得已才当了男宠的吧。这样想着,皇甫逸香定了定神,强行压下自己内心的疑问,对杜轩说:“好啊,不过你先把早餐吃了,不然都快凉了。”
“好。”杜轩应了声,然后一把抓起面包,也不顾及一旁刀叉的感受,就直接塞进了嘴里,可是因为实在太大了,杜轩一时间有些嚼不动,没办法只好鼓着嘴,一脸无辜的看向皇甫逸香。
“哈哈”皇甫逸香轻笑两声,伸出手关切的轻拍杜轩的后背,另一手从桌子上端起一杯奶送到杜轩的眼前:“别着急嘛,来,喝口牛奶润一下。”
杜轩接过牛奶仰面朝天一口喝了个干净,口中的面包果然变小了许多,胡乱的咀嚼几口,杜轩就强行将口中的面包吞了下去,然后对皇甫逸香说:“我们开始吧。”
皇甫逸香握着额头,不禁莞尔一笑:“还有煎蛋呢。”
“哦,好。”说着,杜轩直接端起盘子,将盘子微微倾斜,油滑的煎蛋顺势落到嘴里,杜轩稍加咀嚼就一口吞下,然后再次看着皇甫逸香,模煳不清的说:“快点吧。”
“好,马上”皇甫逸香应了声,”真是拿你没办法。”说完,她走近杂物间,从里面揪出一个小黑板,从黑板底座下面取出一根小棒,拉长,然后轻敲黑板,对杜轩眨了下眼睛,道:“注意啦,本将军可要开始讲课了哦。”
“嗯!”杜轩像个幼儿园同学一样在床上乖乖坐好。
“首先呢,要从这本“帝国战争史”讲起,这本书的话,当然是有号称帝国第一文将的皇甫逸香本人所写啦,这可是我潜心研究帝国战争多年的呕心沥血之作哦。”
说着,皇甫逸香还不忘得意的看杜轩一眼。
可杜轩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木讷的点点头道:“嗯嗯”
皇甫逸香尴尬咳嗽两声,故意提高了几分嗓音:“咳咳,自上古时代开始,魔神两族就争端不止,这一点大家都清楚,长久以来,两族经历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役,虽然魔族一只处于劣势,但最终谁也没能打败谁,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根据我的研究,主要原因为军队整体素质,即纪律性不足。
其实就单兵作战能力而言,神族是比不上魔族的,但他们之所以能够稳压魔族这么多年而不败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的持续作战能力,这一点,几乎在每次战斗过后,都能得到完美的印证,就拿四年前的摩洛比斯堡之战来说,当时的魔族军队只有两万人,却敢贸然袭击有着数十万重兵镇守的摩洛比斯堡,虽然最终魔族赢得了胜利,但付出的代价也是及其惨重的,两万精兵被消耗的只剩下不到八千人,而死掉的也多是一些将领级的人物,在魔族占领摩洛比斯堡不足半日的时间内,神族却出乎意料的卷土重来,硬生生的在城内将魔族全数歼灭。
当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的魔族大将在战斗结束后疏忽大意所造成的,但值得注意的是,神族是如何在短时间内集结有效兵力,并成功将魔族反杀的呢?““怎么做到的呢?”杜轩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歪着头,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在神族之中,有一种特殊的兵种,名为圣光师,他们不具备战斗能力,但却能直接召唤圣光对已经受伤士兵进行治疗,这种治疗方法的效果是常规治疗的数十倍之多,更为致命的是,他们还能在短时间内对士兵的战斗能力进行增幅,可想而知,在这种战术的大规模应用之下,只会讲求蛮力的魔族在战场上将会被逼入怎样的境地。”
“魔族方面没有这样的兵种吗?”杜轩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看起来也颇有几分将军的味道。
皇甫逸香无奈的叹口气:“遗憾的是,因为两族的文化背景不同,崇尚武力的魔族反而以受伤为荣,被救治,在那些士兵看来恰恰是耻辱的象征,也因此,这样的兵种在魔族之内,根本没有生存的空间,更别指望在战场上发挥作用了。”
“所以说,魔族一直以来都是用这种牺牲精神来缓解士兵损耗的?”杜轩像是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忽然变得兴奋起来。
闻言,皇甫逸香的眼里顿时焕发出一阵光芒,急切地说道:“对,你说的很对!一直以来,魔族都秉承着精英化的管理方式,力求用个人的力量来挽回局势,这一点在招募新兵的时候也看的出,细看帝国各个时代的被人们奉为英雄的人物,他们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再带着些这样的特质,相反,神族则更多的讲求的是团队合作,他们历届的领袖不外乎都是领导型的人才,都有着很强的组织能力,而并非像魔族一样皆是征战四方的悍将。”
“所以你的意思是魔族内部要来一次改革?”虽然读的书不多,但这些东西,杜轩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毕竟曾经在魅都酒店待那么久,闲着没事的时候,总会想这些“不着边际”问题。
“不光要改革,还要从宪法,纪律,人才选拔等方面打造全新的制度,只有打破这种僵化的局面,魔族才有反败为胜的可能!”皇甫逸香越说越激动,甚至整个人也变得癫狂起来,她走到床边,双手搭在杜轩的肩膀上,用坚决的目光望着他,道:“你不觉得吗?这种专权制泯灭了多少人才!”
相反,杜轩要冷静的多,他看着皇甫逸香的眼睛,沉思了一会儿后,才道:“我倒不这么觉得。”
“为什么?”皇甫逸香先是感到一阵错愕,不过到底是曾经舌战群儒的帝国第一文将,随即,她就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道:“说说你的理由。”
“首先,魔族能和神族分庭抗礼这么多年,凭的就是这种不怕死的牺牲精神,如果贸然改革,必然会导致军心晃动,失去原本应有的优势,从而陷入被动,这对我们是极为不利的,而且听你刚才那么说,魔族的战斗方式多为快、准、狠,打法上讲究出奇制胜,这样看来,如果直接模仿神族的管理方式的话,很有可能结果会适得其反,就当下而言,更多的,我们应该利用自己现有的优势,去博取短暂的胜利来维持稳定的局面,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能为长远的发展做考虑。”
一下子厅杜轩说这么多,皇甫逸香竟然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站在那里,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杜轩:“你上过学吗?”
杜轩不知道皇甫逸香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上过,不过四年级以后,学校就神族骑士团团给炸了,之后妈妈就带我来到了帝都。”
“天才啊!”皇甫逸香尖叫一声,高兴的跑到他身边,捧起他的脸,用力的在脸上啄个不停,好像啄木鸟一般。
杜轩不明白怎么回事,被皇甫逸香这样亲着,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连忙出声制止道:“停,停一下。”
闻言,皇甫逸香停下动作,可双手依旧捧着杜轩的脸,她深情的望着他,眼睛里面写满了柔情,然后再次用力的吻了下去。
这次,她吻的很深,很长,双手不断在杜轩的上身摩挲,身子往前跨一步,胸前的两只小白兔直接顶在他的胸膛。
杜轩也积极回应着,感觉着胸前那两颗挺立的乳头,舌尖不断在皇甫逸香湿润的口腔边缘游走,想要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一只手也很不老实的顺着小腹伸向了皇甫逸香的胯下。
杜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抚摸着那薄薄的阴唇,一丝丝湿滑的淫水随之蔓延出来。
突然,皇甫逸香一把抓住杜轩,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表情严肃万分。
“对了!你稍等一会儿啊!”
说完,皇甫逸香就一熘烟儿似的跑了,留下杜轩错愕的坐在床,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手指上还沾满了透明的淫水